月桂树

坦坦荡荡的“营业”

我在B站看季肖冰和高瀚宇的《浮夸情报站》的双人采访真的全程哈哈哈哈

主持人问:
“季老师知道什么是‘营业’吗?”

季肖冰证明自己已经跟上了时代:
“我知道了,知道了,就我们现在其实也是在营业。”

高瀚宇附和:“对啊。”

两位一起点头。

此时节目配字幕是“兢兢业业”。

其实忽然觉得SCI剧版热度小,瞳耀(鼠猫)cp没出圈也挺好的,毕竟人红了是非多,而cp红了纯粉多呀。

我不吃巍澜,当初看剧纯粹是喜欢沈巍的造型和眼睛。但我一个沈巍角色的颜粉,觉得白宇虽然不够好看,演得却没问题啊!而天慧作为不看剧的朱一龙的纯粉,确实是莫名讨厌白宇的。我有努力劝她要分清白宇部分不理智的纯粉和白宇本人,而且他长得不符合我俩的审美也不是值得批评的点啊!但是当时已经劝不住了😂😂

所以说,cp红了,纯粉多啊!

而现在瞳耀的状态多好,热度也有,好的剪辑也有,我还没有喜欢鼠猫到要去看同人文,大概是楼诚的同人文把我看文的门槛已经定好了。

但是看剪辑和花絮也超级开心啦,鼠猫超级适合《狠狠》这首了,比楼诚和衍生的洪季都合适!《狠狠》和这种现代的、港剧风再带一点浮夸的cp十分契合!

萌瞳耀超开心,而且因为没有那么火,所以即使都坦坦荡荡地说就是在营业了,也不会有cp圈外的人骂他们。

第一次体会到萌不火也不冷的cp的乐趣!

《SCI谜案集》第24集末的鼠猫对话,又甜又感人!!


其实我之所以会去看《SCI谜案集》,直接的推动力是看一个剪辑里,白想给睡着在椅子上的展披衣服,还没披上,展忽然醒了,问:“干嘛?”白就赶紧把衣服穿起来,说“穿衣服啊!”傲娇还不承认关心人家~这就是爱啊,爱是克制,是想触碰但却收回手啊!这才是我想站的cp啊!


我对cp要求就是发糖要自然,像《镇魂》上来就是深情地一眼万年,这一万年的羁绊实在是突兀啊。而鼠猫的发糖,即使是人工呼吸这种互动也是因为要救人,还有突然抓手什么的,是展sir给白sir示范什么叫强暗示。我觉得互动再亲密也没什么,只要剧情给出合理解释,我就可以接受。但是我对这种亲密互动不感冒,不会觉得甜,我会觉得cp自然甜的互动是以下这种——

1.展爬梯子,白去扶,展说:“爪子拿开。”白说:“有人扶你你还不高兴!”展说:“你一扶我,我一紧张,就更容易摔了。”

细琢磨很甜啊!展sir啊,为什么白sir一扶你,你就紧张了?

2.白sir带着突击队要出动,展sir表示要一起去。白sir拒绝的理由竟然是:“你去了会发散我的注意力,这样会害死兄弟们的!”

白sir啊,展sir只是跟你出警,你就会分散注意力到这种程度吗?这理所当然的保护欲啊!


然而以上的一切都不如24集末的对话让我觉得感动。对话如下——


白:“恶魔想要带人走向地狱,天使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

展:“不过看他的眼神,或许他是自愿走入地狱的。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白:“那天,你是不是真的想杀了杜拾?”

展:“你看出来了。”

白:“我击毙过无数的人,但都是迫不得已的。”

展:“如果那天我开出那一枪,也会是迫不得已。因为如果他不死,那么死的就是我们。小白,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出事。你是不是在怪我?”

白:“我不怪你,因为我了解你。我知道你的性格脾气,知道你的为人处世,知道你,你还是那个展耀,所以我不怪你。”


鼠猫对话(我不怪你)

展sir当时(1分26秒)是真的想开枪


展耀当时的眼神是真想杀杜拾的,是白羽瞳说杜拾现在还不能死,才阻止了展耀,我看剧的时候就怕他是不是真的要黑化。“或许他是自愿走入地狱的”这句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变成下一个赵爵。而那句“如果那天我开出那一枪,也会是迫不得已”更是不能深思,他可以不开枪,但他开了,也可以事后说成是迫不得已。与恶龙缠斗已久,是否最终真的会变成恶龙。如果他真的黑化,开枪杀了杜拾,又有谁可以反驳他开枪的正当性和必要性?然而,展耀的下一句话就让人感动,“小白,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出事。”他动了杀念,不是高智商的心理学博士真的变成了践踏生命的嗜杀者,而只是他想保护自己和小白。但是,小白看出了他的杀念,他怕小白误会自己,所以怯怯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怪我?”小白坚定地回:“你还是你,所以我不怪你。”我足够了解你,所以我足够信任你。这种信任和理解才是真的甜!


即使展耀动了杀念,也只是想保护小白;

但是展耀永远不会真的黑化,因为小白总可以把他拉回来,让他重新变得理智善良。

细想这段对话真的是感人啊!


这段对话才是全剧最戳我点的地方,比就连反派蓝成霖都知道展sir是白sir最重要的人这种梗甜多了,也比白sir为了救展sir把自己铐起来,看到展sir被打昏,他喊得声嘶力竭这种场景感人多了。至于人工呼吸和抓手,就一点都不会触动到我。


我好像一直是这样,天慧总说楼诚包扎伤口那幕有多么基,我觉得真的不基啊,那是多么合理的剧情设定。我反倒觉得楼诚最甜的就是自然糖,比如画《家园》时,他俩打着电话在梁仲春面前演不和,实际却在温柔地相视而笑。

楼诚之所以能够明撕暗秀,是因为他俩知道对方的全部,彼此信任到可以交托一切,也理解对方所有的辛苦和期盼,在无尽的黑暗里相互扶持,共同追寻着微弱的光。


他们是铜墙铁壁啊!

黑暗无边,只能和你并肩;黑暗无边,幸好与你并肩。

你还好,有我陪着。


这么总结一下,我萌cp最重要的点就是——

绝对的坦诚、信任、理解和支持。

看到剧版《镇魂》23集末,剧情是沈为赵做牺牲,基本上用自己的命给赵续命,赵说我凭什么欠你一条命,他说这是我还给你的,然后就眼含泪光。

这种剧情又变成,我和你之前有羁绊,但我就是不说,我还对你好,等着你自己去发现前世,我真的好讨厌这种苏靖模式的cp,你就好好告诉他会死吗,这么重的深情谁在不知前世的情况下能坦然接受?

这模式真的非常苏靖了,我就不说,我还瞒着,我还深情地望着你,我还为了你做好多事。我非常讨厌这种不坦诚。所以我一直觉得苏靖就是纯友谊,即使没有那么感人的殊凰线在,苏靖他俩都不坦诚,怎么有爱情?

这就愈发显得蔺靖的好处来,蔺晨原剧那句“靖王自有他应该承担的东西,他也不是那种承担不起的人”真的十分戳我了!

什么叫“倾盖如故,白发如新”,这就是啊!
蔺靖必定会是倾盖如故,
而苏靖只能是白发如新。

看什么都想到楼诚系列

我看《镇魂》前7集后,就和我舍友讲,耽美剧还是比正剧的cp直白得多啊,初遇就拍特写,握手就不放,什么“赵云澜这个人,你们不许动”,我会觉得这种程度的糖太昭然了,明晃晃地告诉你巍澜就是一对。所以我对这一对cp一直不怎么感冒,纯是觉得《镇魂》里沈巍的造型不错啊!

鬓角的头发遮了他太阳穴的凹陷,眼镜遮了他面中的干瘪,加上他自己有为这个角色胖一些,两颊也不像之前往里凹了,所以沈巍是目前朱一龙最好看的样子啊。而且导演有时特意拍他攻气的一面,会用仰拍,斜侧面这种,我看多了明白我为什么喜欢这个造型了。这西装,马甲,梳上去的头发,小圆眼镜,教授的禁欲气质,多重身份的隐藏,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像年轻的还没发胖的明楼了!我喜欢看沈巍还是源于喜欢看明楼啊!这么长时间我还是最爱明楼啊!

说回巍澜,我今天看到13集末尾的双簧,终于觉得巍澜有点甜了,仔细一想啊,这熟悉的揪领口,配合默契地演戏,假装对你开枪,枪口调转对准敌人并肩战斗,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所get到的巍澜糖全部都是楼诚模式啊!我还是爱楼诚啊!

从此我爱的角色,都有你的影子,我能get的cp感,都和你们有关。

以下为7月10号的新感想

我大概是受楼诚影响,就太过明了的糖我不觉得甜,比如“沈巍,你这么好,让我怎么放手啊?”这种,官方不应该给这么昭然的糖啊,如果是同人视频拼出来的,那我还会觉得有趣。还有,像黑袍使为了给赵云澜治病,雨中跪地这个,强行表现情深啊,如果性转换成BG,这就是烂大街的梗吧!

继13集末尾赵云澜装着被控制,然后才能看到沈巍真面目,后来两人演双簧骗烛九之后,我第二次get到巍澜甜就是第22集,赵被用长生晷治好眼睛之后,假装没用,逗沈巍说算了,放弃吧,沈巍执着地要再试,后来赵回头给其他人眨一下眼,沈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我很喜欢这种有情趣的互动啊!可惜目前对于巍澜也就仅仅get到这两次了。

特地把这两集写一下,大概是为了记录我觉得自然的甜的模式。这种分寸感在我萌cp里太重要了,所以我一直没有入巍澜坑。而楼诚就是标准的自然相处的cp模式啊!

那天和天慧交流,提到楼诚这自然克制留白有分寸感的cp萌点,她说可是楼诚包扎伤口那里很基情啊,她没看过剧都印象深刻。我赶紧反驳,不是啊,当时的剧情设定,阿诚哥受了伤还被小明推了一下,还必须掩人耳目,不能去医院包扎。我第一次看剧的时候真的会跟着剧情走很心疼阿诚哥的肩啊!后来知道这段变成开车的素材我也只是纯当成娱乐而已,毕竟真认为此处开车的话,也太不心疼阿诚哥了!我作为一个楼苏都觉得不行!

所以啊,楼诚的老夫老夫,自然互怼,随时飚演技明撕暗秀,真得是克制精准的有分寸感的甜啊!

以下为7月20日记录
《镇魂》的剧情太随意啊,我苦苦撑到29集,彻底弃了,不看了,连沈巍cut我也不看了→_→

拔罐体重记录

6月26日     早上9点半   57.3
6月27日     下午5点半   57.3

7月3日        晚上7点半  56.7

7月4日        早上9点拔罐回来    55.5
                     早上吃完早饭   57.4
7月5日        早上11点     56.0
7月6日        早上9点拔罐回来    56.5
                     早上吃完早饭    57.4
7月12日      晚上七点半     55.9
7月15日      早上六点半刚刚起    54.4
                      上午十点吃完饭   56.2
7月16日      早上六点半刚刚起     54.8
                      上午十点吃完饭    56.6
7月17日       晚上九点半           56.1
7月18日       早上八点刚刚起    54.9
7月19日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2
                      上午十点半吃完饭    57.2
7月20日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1
                       晚上十一点                56.3
7月21日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2

7月22日      晚上六点半                 56.7

(7月22号和7月3号一样)

7月23日       晚上十点                    56.7
7月24日       早上八点刚刚起        55.5

(7月24日和7月4日一样)

7月26日      早上七点刚刚起         55.7
                   晚上六点十分            56.7
7月27日     晚上七点五十          56.7
7月28日     晚上七点半              56.7
7月29日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6.2
                   晚上十一点半          56.3
7月30日   早上八点半刚刚起    55.3
                  晚上九点半                 56.0
7月31日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5
                   上午八点半去拔罐    55.7

(7月31日和7月4日一样)

8月1日    早上八点刚刚起         54.7
8月2号    上午八点半去拔罐     55.8
8月3号     上午八点去拔罐        55.1
8月4号     上午八点去拔罐        55.5
                   下午六点喝完水       56.8
8月5号      晚上九点半               56.0
8月6号       上午八点半去拔罐   55.4
8月7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2
8月13号      早上七点五十刚刚起    55.7

(8号到12号玩了5天,长了1斤整)

8月14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4.9
8月15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4.8
8月16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3

(15号吃了5个玉米,长了1斤整)

8月17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6
8月18号     早上七点半刚刚起     55.8
8月19号     早上八点 去拔罐       55.0

真的是看什么剧都会想到《伪装者》呀,《军师联盟》都可以

我在B站看《军师联盟》的司马昭cut

1
看到司马昭执意违抗父令去截木牛,然后司马师拦他

昭儿:我就带我麾下的兵去,赢了便好,输了与我军也并无大损。

诗儿一把抓住昭儿盔甲的衣领,拽过来:什么叫并无大损,你的命不是命吗!

我成功跳戏楼诚,“你和他都必须活着回来,见我,见大姐,听到没有!!”

但是我坚决不站师昭,亲兄弟的血缘啊!而不可以有血缘关系大概是我站cp的底线了!

2
昭儿成功突袭蜀军,截获木牛,司马懿怒于他不听将令,擅自调兵,让他跪下。然后师昭二人都跪下了,司马懿对着师儿说“没说你!”

让我想起大姐让明台把外套脱下来,阿诚认为是叫他,就脱下大衣,大姐嗔怒道“没说你!”

3
然后昭儿跪着,因为多嘴被他爹敲了一下头盔,然后另一个参谋多说一句话,司马懿误以为是昭儿说的,习惯性得又敲昭儿头盔,昭儿可委屈了“爹,我没说话啊”

让我想起大姐的无差别攻击,
“阿诚,你看看你,穿得像个小开似的!”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我们明家是不是要破产啦!”
以及阿诚的委屈,摊手圆眼的委屈得看着大哥,同款狗狗可怜眼。

4
司马懿父子三人被困在上方谷大火之中,司马懿先欲自刎,两个儿子阻拦,恰在这时,司马懿左胸前被射中一箭,然后一场大雨,熄灭了大火。师昭都认为父亲中箭了,然后司马懿从胸前掏出了一只乌龟,是它帮司马懿挡过了这一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

这就不用说了,小明被阿诚执行死刑,能够逃脱,是用了母亲遗物——那块怀表来挡了一下。

深衷浅貌,短语长情

在B站看到《偕老》视频下的一个评论

“最喜欢楼诚这种不交一语,莫逆于心的感情,

完全是中国深衷浅貌般的知己意境.”

特意去搜了一下

陆时雍评《古诗十九首》:

“深衷浅貌,短语长情”。

我不愿让他一个人啊

真情实感得被虐到了啊,我一想到明长官他人前人后都要演,早已忘了如何表露真心,在恐惧和焦虑中踽踽独行,我就好难过啊!他已经那么苦了啊!!

又想到了刘烨和俞灏明演楼台那场戏,生生去掉了阿诚哥,明楼变得啰嗦絮叨,最后头疼还得自己上去拿药吃。我一想到那个独自上楼拿药的背影,又想打节目组了!

或许在这个迅哥儿和闰土的脑洞里,我还是更心疼明楼啊!

闰土版阿诚如果没有见过光,也就会习惯了黑暗;而明楼这样芝兰玉树,丰神俊朗的人,在巨大的压力下一个人习惯了伪装,就真的会变成《谍战上海滩》里那个讲什么话都带着目的的,姐姐都不敢真正亲近他的,冷酷无情,面目模糊的毒蛇了!

Augustyleu:

作为一个终极BE爱好者,倒不是说希望自己萌的所有cp都有虐死人的坏结局,只是对长相守的恋人们永远没有为他们写文的冲动,比如夏陆啊,沈秦啊,程潜和他师兄啊,之类的。

但凡有一点点可能BE的,人设又带感的,比如国贤啊,当然这是三次元,我的文章都没写完这个组合就默默消失了,对于这种大哥小弟,“你是我永远的信仰永远的光“的设定,总觉得一定要放到时代的洪流中充满矛盾充满挣扎才好。

再说楼诚,看到一个姑娘的评论说,如果不是阿诚倒在了大哥的校门口,他俩就会变成迅哥儿和闰土啦,所以一切都是注定的。

妈呀,这种还带上宿命论的故事简直戳中我的BE魂。

我在想,如果真的是那样,该会是一个多么唏嘘的故事,反倒大家现在看到的他们一起伪装生死与共的画面完满到像是编出来的结局,像闰土阿诚在心底反复思考又不敢触碰,梦都梦不到的童话。

1922年,阿诚没有来到明家,他从桂姨处逃出,从此流落街头。从小被虐待,他不识字不懂为人,吃的不多浑身是伤,也许混着混着就成了某个赌场里最不要命的打手,油盐不进,出手狠辣,因为他会有像动物一样的机敏去躲避危险,而自己的潜意识里确是在寻求让他熟悉的疼痛和刺激,不在乎有没有明天,独来独往。如果还可以和红色corssover,他一定和金哥交过手,把对方打的屁滚尿流,还被铁林关进过局子,一次又一次大难不死,还有类似刀疤的外号,像一块硬铁,掰不断扭不弯,死死钉在上海滩又脏又臭的小巷子的地上。

1939年,明楼回上海,成为三重伪装者,秘书是朱徽茵,有共伪双重身份。明楼在看不见光的路上独自前行,神经性头痛是旧疾,办公室里备着各式止痛药,没有全能的下属,很多捞钱清扫的沾人命的脏事要自己去费心差梁仲春打理,也许与最底层的阿诚有过一两次接触,对方管不了是不是汉奸派下来的活儿,一样玩命干到底,其他人死的死伤的伤,他还有余裕管长官要根好烟抽抽,明楼看着对方无根无家又是根硬骨头就打发了去明家工厂工作,他也操不了更多的心在这无关的人身上,南田课长没有孤狼这颗棋子却可以安排其他也许更多的人在监视,他人前人后都要演戏,早已忘记如何表露真心,在恐惧和焦虑中踽踽前进,当作是一场痛苦的修行。

到1940年,阿诚与明家还是会有一些交集,他也许也听到小少爷死在76号的消息,眼前出现那个明晃晃的大宅子和温暖的饭食,明家工厂的工人都对明家的三个人交口称赞,他点一根烟插在树下就当祭拜,明家的少爷小姐都有太多的钱和太多的爱,多的溢出来,遍洒大地也不觉可惜,他小时候受到这不经意的恩情也说不上是幸或不幸,却连贪心渴求更多一点的资格都没有,不敢想不敢梦。也许那个冬天他也被卷入某个阴谋,踏进人潮纷杂的站台,一眼就认出来是明家大小姐和大少爷,日本人还要对着他们开枪,他想也不想就扑过去连声小心都来不及喊,第一次感觉到子弹的威力,原来和刀子鞭子棍棒相差甚远。那么多年想梦不敢梦的又一一出现在他眼前,像上天对他一生孤苦的最后补偿,明家大少爷长身玉立地握住他的手写春联,大小姐和小少爷一起哼着童谣在后边看,他们赶走了桂姨,给他添上满满的饭,他会长的很高,大家都喜欢他,他也会很有力气和头脑,这样就不用大少爷亲自和日本人打交道,他愿意为明家鞍前马后人模狗样地周旋,然后又到春节,他们一起放烟花,举杯道着心想事成,然后他所梦所想就好像真的成了。

1940年后,大姐被安置好,明楼转移,也许出国继续伪装潜伏,他知道自己做不了别的,也无法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他不可能拥有那些寻常的感情了。每年冬天那个时候,不需要大姐提醒,他自会备一杯酒,一炷香,纪念一个恩人,他查了很久那个人是谁,无果,后来站台被炸掉了,他们又忙着离开上海,如果是组织上的人,与他平行的小组,那就更无法得到确切信息了。他一直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忙,也只有每年到了那个时候才稍微想一想这个没有结果的问题,还不能多想,要不又得吃头痛药。

然后时间慢慢过去了,明台没有去看过大姐,明楼也再没回过国。

也许故事就这样慢慢结束,在平行的世界里留一个这样的结局。

当然阿诚具体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还需要更多思考,最后的挡子弹会不会狗血也需要足够的铺垫,我是写着写着就觉得原剧里的明公馆日常温馨得像同人了。(笑)

如果这样的脑洞可以成为故事,顺着时间双线叙事应该会很好,明楼线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也添了些孤胆英雄的味道,和王天风该有更多棋逢对手的感觉,只是没有明诚助手,他应该不会有剧里那么神勇那么苏,更多的是剧里留白的恐惧、 矛盾还有其他,我想这条线该有点锅匠Smiley的意思;阿诚线就是最原汁原味的上海滩,乞丐,黑帮,最平凡卑微的民众,甚至来不及思考日本人的侵略有什么影响,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了,其他的都一概无关。然后两条线在最初和最终有交接之处,中间也有几次碰头,最后一条画上句号,另一条则是省略号。

这就是一个终极BE爱好者兼跑题小能手眼里的楼诚


开心到现在都睡不着觉

哥哥饶命:

这一个拥抱隔了两年啊


念字当名字真好听


忽然觉得念远这个名字真好听啊!

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念远,挂念远方的亲友,有意境。

念远,还是林念初和凌远的合体,这一对剧里剧外都好甜啊!或者抛开念初,单单是惦念凌远这个寓意也好哇,凌远那么优秀,那么心酸。

我看剧的时候就好喜欢林念初这个名字啊!

念初,念着当初,不忘初心,不改初衷。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念初只能当女孩子的名字了,而念远觉得男生女生都可以用啊。

可能我就是觉得名字里带着念字,超级好听吧!

念,比想啊,爱啊,更有文学感觉,更加绵长;

   又比思啊,望啊,更具情谊味道,更加细腻。